石梅,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 足跡 1953年7月7日 點滴記憶 ">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第一輛汽車》的誕生
石梅

 
CCTV.com  2010年02月05日 16:07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當偉大的解放戰爭勝利結束以后,全國人民面臨著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的新任務。正如毛主席在1949年向全黨和全國人民所指出的:“嚴重的經濟建設任務擺在我們面前。我們熟悉的東西有些快要閑起來了,我們不熟悉的東西正在逼迫我們去做。這就是困難。”當時,我國人民就在一窮二白的基礎上,迎著嚴重的困難,開始了社會主義建設。

 

新聞紀錄電影,作為祖國歷史的見證,也就隨之開始拍攝反映社會主義建設的題材。人民的新聞紀錄電影隊伍,經過十數年出生入死的斗爭和鍛煉,積累了不少反映戰爭題材的經驗,創造出許多動人的作品。但反映社會主義建設,特別是社會主義工業化,則是剛剛開始,我們不僅沒有經驗,而且缺乏起碼的基本知識。我廠1953年完成的長紀錄片《鞍鋼在建設中》是紀錄電影工業題材中的第一塊基石,我們從中學習了不少知識和有益的經驗。

 

1954年初,我們接受了反映祖國第一個五年計劃工業建設的任務。國家計委的負責同志給我們介紹了祖國工業化的宏偉計劃和巨大的規模,參加拍攝工作的同志都受到很大的鼓舞,我們給未來的影片定名為《偉大的開端》。隨之,我們到東北各工業城市參觀、采訪,進行拍攝的準備工作。當時,雖然我們下了很大的決心,也做了不少努力,但由于第一個五年計劃中的許多項目還剛剛開始,有不少仍然是設計中的藍圖,在形象上不易表現,同時也由于我們缺乏經驗和概括能力,很難把那么復雜的156項工程集中地反映出來,所以經過攝制組商量,和廠領導研究最后決定《偉大的開端》暫不拍攝。但我們深受祖國工業建設的鼓舞,總還想拍一部工業建設的影片。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選擇了祖國的第一個汽車制造廠。

 

初到汽車廠工地,我們就受到很大的鼓舞。一片繁忙景象的施工現場旁邊,是昔日的“細菌工廠”的廢墟,是當年日本帝國主義殘酷屠殺中國人民的罪證。不久以前,這里還是一片莊稼地,如今,我們工地宿舍門前,還種著玉米、大豆和蔬菜。就在這樣的環境里,毛主席親筆題字:第一汽車制造廠的基石奠定了。這是祖國工業化的基石之一,它深深埋在祖國受盡苦難,而又充滿希望的土地里。

 

剛到工地的第二天,建筑公司的經理和黨委書記就來找我們。雖然他們非常忙,經常是夜以繼日地指揮著幾萬人施工,但聽說我們到了,馬上就抽出時間向我們介紹情況。經理劉裕民同志是建設工程部的一位局長,過去在山西和王若飛同志一起蹲過監獄,抗日戰爭初期,在軍隊擔任團長,參加過有名的“百團大戰”,轉到建設崗位上還是不久以前的事情。黨委書記馮國柱同志看來年紀很輕,轉業以前是軍隊的師政治委員,從他銳利的目光、謙遜熱誠的風度、簡潔而富有煽動性的口才上,都顯露出軍隊整治工作者的特色。他們熱情地接待我們,詳細地向我們介紹工地情況,談到許多動人的事跡,最后,非常懇切地說,“一百四十一項重點工程,新建的大工廠這是第一個,“頭難”、“頭難”,第一個總是不容易,又加上咱們都是“白帽子”,“新兵打硬仗”,苦難是很多的。但是這頭一“仗”,對以后的建設有很大的影響,只許成功不許失敗。有些同志害怕困難,貪圖享受,想轉到比較輕松的工作上去。可是大多數同志堅持著,不做工業建設戰線上的逃兵……你們來了,對我們是很大的鼓舞,通過你們的電影,我們可以向黨和人民匯報我們的工作。我們要把這個消息告訴全體職工,勉勵他們以更好的成績來爭取祖國的第一批汽車更早地誕生。”

 

經理和書記的話,對我們是很大的鼓勵和鞭策。既然他們這些“新兵”能夠戰勝困難,把祖國的第一汽車制造廠建設起來,為什么我們這些拍攝工業建設的“新兵”,不能拍成一步歌頌社會主義工業建設的電影呢?我們也下定這樣的決心:“新兵打硬仗”,困難是很多的,但這一“仗”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學習汽車廠建設者們的攻堅精神。

 

第二天,土地的《建設快報》和廣播站八拍電影的消息公布了,并且附帶通知各工區大力協助我們工作。因此,我們下工地采訪,到處都熱情地接待和幫助我們。有一次,我們走到轉業部隊的105工區,身穿淡黃色軍衣的轉業戰士們,正在裝吊鋼架,他們熟練和配合得很好的動作,引起我們的注意,我們就停下來仔細地觀察著。這時,一位戰士走過來,我們知道工地的警衛工作是十分嚴格的,于是趕快把出入工地的“特許證”拿出來給他看。他仔細地看過之后,把我們的姓名、職務記下來走了。不大一會,一位年輕的轉業軍官走來,說他們政委請我們到工區辦公室坐一坐。我們看到天色已晚,就說改天再專程拜訪。可是他堅持不肯,說我們如果不去,政委就要來看我們。正在爭執當中,工業區的廣播站已經播送我們來到工區的消息,并且在結尾說道:“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的同志來到我們的工區,是對我們的鼓舞,我們要更好地工作,人人創造新成績,爭取上電影,向黨、向毛主席、向全國人民報成績!”廣播聲未斷,一位身材矮小、精神飽滿的中年干部,向我們奔來。年輕軍官介紹說:“這是我們陳政委”。政委十分熱情地招呼我們向我們介紹情況,一直談到夕陽西下,日班早已收工,我們約好明天再來時,才親切地分手。在工地上,我們到處可以遇到這樣的事情。

 

采訪的條件是好的,但困難畢竟還是很多。首先遇到的第一道關口,就是缺乏起碼的知識。在這方面,公司的經理們給了我很大的幫助。他們工作十分緊張,不可能專門抽出許多時間來給我們“上課”,但為了聯系上的方便,讓我們從市區招待所,搬到“四聯”宿舍。“四聯”的房子并不好,是日本看守細菌工廠的警衛隊宿舍,但他最大的優點是離工地比較近,建筑公司的領導干部都住在這里,這對我們實在是最好的條件了。同時,把我們吃飯的地點也改在和他們一起。這樣,許多工作問題和需要請請教的事情,就在早早晚晚、飯前飯后順便解決了。而最方便的還是在晚上談話。經理們白天都很忙,我們不愿過于打攪他們。但在晚上,他們總是睡得很遲,特別是劉裕民經理,深夜兩三點鐘還常見他的窗口是亮的。當他把一天工作中的問題處理完之后,倒是很愿意和我們暢談的。劉經理談鋒很健,而且十分幽默,有時候一連和我們談幾個小時,而且送給我們大量的文字材料,幫助我們熟悉建筑工程的知識。在工區,主任和隊長們都很愿把他們剛學到的一些知識告訴我們,老工程師們也愿把他們的經歷和經驗告訴我們,工人們更是十分熱情地向我們介紹我們需要了解的一切情況。在三年時間里,我在汽車廠紀錄的材料,有滿滿的八個筆記本。

 

材料有了,甚至是相當豐富,但如何選擇組織呢?這是第二個更加困難的課題。整個建設過程分建筑、安裝、生產三大段,協作的工廠有上百個,支援單位更是上千。就光說建筑一部分吧,一共有十大工區、七個加工廠、幾萬建筑工人,日夜三班,工地上每天從地下到高空,縱橫交錯,上下交叉,到處鋼架林立,管道成排,而且每日每時都在改變面貌,有時昨天還是暢通的天道,今天已成深溝,昨天還是露天的鋼架,今天已蓋上了屋頂。在這種情況下,在哪里,拍什么,如何拍,我們就像在茫茫大海撈針一樣,真不知從哪里下手。

 

而更困難的還是表現建設者的問題。搞工業的人說“深山有富礦”。這個龐大的建筑工地,會有許多英雄人物,但是由于這是新建單位,人們來自四面八方,一時工作還不可能那么深入全面,因此,許多優秀任務就像深山中的寶藏一樣,還有待去發掘。我們抱著“普查”、“勘探”的決心深入到工人中去。白天和他們一起在工地,晚上到他們的宿舍區談心,冒著傾盆大雨和他們一同在沒膝深的泥濘中跋涉,迎著夾帶沙礫的狂風和他們一同攀登三、四十米的高空,夏天頂著烈日忍著干渴,和他們一起淌汗,冬天,冒著零下三十五度的嚴寒,毛發凝霜,腳底結冰,迎著狂風暴雪和他們一同勞動,有時甚至攝影機都不能轉動了,攝影師把冰冷的機器揣在懷里溫熱了,再拿出來搶拍一個鏡頭……我們就是這樣和建設者們同呼吸,共命運,一同工作,一同戰斗。這樣,我們就認識了許多建設崗位上的“尖兵”。

 

經過兩萬五千里長征的師長陳佃園,從前只有初小的文化水平,現在擔任副經理的職務,直接指揮幾萬人進行現代化的施工,很快從外行變成內行。轉業戰士組成的青年突擊隊,開頭為了完成定額,偷偷半夜加班,磨得兩手起泡,后來,一個工作日完成定額的五倍半,許多隊員成了四級工。十六歲的姑娘張維安,第一次聽到大吊車的吼聲嚇得發抖,后來駕著二十噸大吊車,毫不費力地把鋼架舉到三十多米高空。女電焊工索蘭芬的媽媽是老游擊隊員,擔任過副支部書記,在冀中抗日根據地,領導群眾打游擊,解放以后,她把女兒送到工地,參加工業建設。為了實現共產主義的理想,兩代人在不同的崗位上貢獻自己的力量。這里還有著名的“汽車工人之家”,六十多歲的吳丹同志從1924年就做汽車司機,他和兩個汽車司機出身的兒子,以開汽車做掩護從事革命工作,以后又到解放區擔任軍工后勤工作……當汽車廠開始建設不久,他一家十六口人在工地上團聚,他和三個兒子,三個兒媳婦都在汽車廠工作,成為祖國第一批汽車的制造者。駕駛了三十多年外國汽車的老司機馬國藩,工作特別努力,是優秀工作者,他是駕駛第一輛解放牌汽車的司機。像這樣的人物是成百上千的,工地上曾召開過四千人的優秀工作者大會。可是怎樣把他們的英雄事跡表現出來呢?有時他們的工作地點不是我們所要拍攝的重點項目,而要拍攝的項目中,往往人物又不夠典型,有些事跡非常生動,但已成過去,明天還將發生什么事情,又難以預計。今天看到生動的場面,都拍下來,又怕以后的材料更生動,不拍吧,又怕漏掉以后,無法彌補,如果拍的太多,三年的工程,需要多少膠片才能拍下來呢!在這種復雜的矛盾中,我們時常拿不定主意,不知經過多少次反復爭論。為了進行有計劃的拍攝,需要寫一個提綱,可是既不能寫過去,又不能預測未來的提綱,實在難寫,一年多時間里,我寫過十一次提綱,最后才算是“基本通過”。

 

拍攝當中,困難當然更多,不熟悉建筑工程,掌握不住規律,是最大的難題。三年中,拍攝了幾萬尺膠片,但提著攝影機等候的時間,比拍攝時間恐怕多幾倍以上,而為了拍攝進行準備的時間更要多得多。

 

在汽車廠建筑、安裝、生產各單位的大力支持下,在我廠領導的指導幫助下,全攝制組經過三年的努力,《第一輛汽車》終于誕生了。

 

當我們為了酬謝汽車廠的建設者們對我們的幫助,將影片送給他們看的時候,他們的熱情又一次教育了我們。新工地沒有電影院,影片在露天放映,銀幕兩邊都坐滿了觀眾,一場約計四千人,一共放映七場,有人就堅持看了七次,有些工人竟激動得流了眼淚。有些工人寫信給我們表示,他愿意堅守在光榮的建設崗位上,終生做工業戰線上的尖兵。

 

這是對我們最大的鼓勵和鞭策。盡管我們有許多困難,盡管影片存在許多缺點,工人同志們要求我們拍攝工業方面的影片,我們新聞紀錄片也必須表現我國工人階級的偉大創舉和高尚品質,表現我們國家的領導階級英勇豪邁的勞動,我相信,只要我們勇于投入到工人群眾的火熱斗爭中去,不拍困難,不拍失敗,長期摸索,積累經驗,就一定能夠拍出更多優秀的反映工業的影片來。

 

 

寫于19636

                                 (本文作者:曾任中央新影編導,后調科影廠總編室任職)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