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鳳君,中央新影 足跡 雜志片 抹不掉的記憶 ">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為雜志片編選音樂的點點滴滴
吳鳳君

 
CCTV.com  2013年03月04日 15:40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我是在新影最為輝煌時調入廠的,那時廠里除攝制大量長、短紀錄片外,還制作多種雜志片,如《新聞簡報》、《今日中國》、《世界見聞》、《體育新聞》、《少先隊》等等。當時的《新聞簡報》稱得上是新影廠的一個著名品牌。無論是工廠、農村、邊疆、海防只要有電影放映活動的地方就能看到《簡報》,記得我在部隊時每周放電影前也都能看到幾本《簡報》等雜志片。我就很愛看《簡報》,它簡明扼要及時形象地報道了國內外大事。當年一提到新影廠不少人就會聯想到《簡報》,所以稱其為著名品牌絲毫不夸張的。

 

我入廠后分配在音樂工作室當音樂剪接,師傅教我接的第一本片子就是《簡報》,我轉成音樂編輯后最先編選的也是《簡報》。《新聞簡報》成了我步入新聞電影事業的一門必修課。從此,我也與雜志片結下了不解之緣。

 

70年代初,我們剛從“五七”干校返廠。音工室領導決定音樂編輯每人為期一年輪流擔任雜志片的配樂工作。我很擁護這一決定,首先提高了音樂編選的質量,又避免了音樂素材的重復使用,對我個人來說也是一次在實踐中學習的大好機會。

 

當我連續編選幾號《簡報》后,就逐漸掌握了雜志片的一些特點和規律:新聞性強,多主題分別敘述,內容極為廣泛,工、農、兵、學、商無不所及。這就要求音樂編輯特別要注意其時代性,音樂素材的時代感要強,而每個主題又要有自己的個性,不同的民族要有不同的民族風格,不同的地區要有不同地區的特色。主題之間的音樂在曲調、節奏、色彩上要有鮮明的對比,在主題之間的內容相近時(比如都是首長接見外賓)就要在管弦樂隊或民族樂隊,或合奏或獨奏的范圍上加以區分。只要音樂形象選準了,就能起到渲染主題、深化主題的作用。如7801號《新貌》有個主題“大干快上春來早”(黑龍江)。鏡頭開始是白茫茫的雪原上自遠而近駛來一隊馬爬犁,上面坐著滿臉歡笑的農民,畫面挺美也很有節奏感,我選用了一條配有木魚小鈴敲擊的輕快、喜悅的東北風格的樂曲,木魚的敲擊與馬蹄節奏相似,這條音樂在情緒上,地方特色及節奏都與畫面很貼切,起到了烘托畫面的作用。還有一個貴州苗族的主題“屏簫玉笛”,開始一組鏡頭在云霧繚繞的群山下小河邊背對觀眾坐著一位苗族青年在吹笛子,我用了“苗嶺歡歌”引子部的笛子獨奏,悠揚明亮的笛聲回蕩在群山之間,音畫合一如同專為此主題譜寫的樂曲。我認為主題之間的對比,關鍵是每個主題開頭部分,此處沒解說詞,正是音樂畫龍點睛之處。總之一年的實踐受益匪淺,既完成了任務,也積累了一定的經驗,同時還全面地熟悉了我們的音樂資料,對以后的編選工作創造了極好的條件。

 

70年代末,為適應改革開放的新形勢,《新聞簡報》改版為《祖國新貌》。用彩色膠片拍攝的《新貌》內容更廣泛,集新聞性、知識性、趣味性為一體,更具欣賞性。湊巧的是我正趕上為新亮相的《新貌》擔任音樂編輯。當時美工科為其設計了新片頭,作曲組的同志們為其譜寫了新的新的片頭音樂,《新貌》以嶄新的面目呈現在觀眾面前。做為《新貌》的音樂編輯我該如何做?時代在前進,電影事業也在不斷發展,人們的觀念也在逐漸更新。現代電影美學特別強調生活的真實性,強調電影的聲音構成立體化,也就是說電影綜合藝術中的諸因素音樂、對白、同期聲、音響等要相互作用,相輔相成,讓自然音響更多地進入電影畫面,我們紀錄片更應如此,讓觀眾看得見也聽得見身臨其境,這才不失紀錄電影真實性。如果紀錄片(除音樂片)自始至終用音樂貫串,也就失去了他的可信性和真實性了,在過去的影片中我們確有過多使用音樂的現象,我想傳統手法有些也應該有所突破。有時遇到一些比較特殊的主題時,我就盡量少用或不用音樂,盡可能多用些現場聲,可駐站攝影師拍來的主題大都沒有現場聲,于是我就力所能及,在有些同志幫助下做些嘗試。在《新貌》8420號有一主題“鋼琴郎中”,表現一位調修鋼琴師傅不辭勞苦為顧客服務的事跡,畫面中有近一半是他在調試鋼琴,按以往做法選一條親切熱情的音樂即可,但這樣視覺和聽覺不一致,就很別扭,我請了一位同志模擬調琴師彈的上、下行音階錄下來,將音階對準調琴師的手勢或上或下接好,再用兩個和弦(與后邊音樂同調)過渡到后半主題的選用音樂上,這樣稍加變化效果挺好。還有一個主題《編鐘樂舞》,頭一組畫面是出土的編鐘及排列好的編鐘,有人在敲擊(有敲擊聲),中間部分是歌舞團在排練“樂舞”,有說的有聽的,還有在模仿動作的,第三部分是舞臺上演出“樂舞”,演出部分有同時聲。我思考許久,音樂不太好配,征得編導同意,請幾位同志協助錄了一段模擬現場排練的聲音,將其接在中間部分,襯在解說詞下邊,該主題我未用編選音樂,效果也不錯。這樣做確實增加不少麻煩,但就整個主體而言讓人覺得比較完整、統一、真實、自然。這樣的嘗試確有越俎代庖之嫌,目的只是要改變音樂過滿現象。通過多年的實踐及這些小小的嘗試,我進一步認識到音樂在電影中,尤其是在紀錄電影中的位置,它是電影綜合藝術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但絕不是萬能的,只有與解說、同時聲、音響等因素互相配合,才能展示出音樂感人的藝術魅力。

 

這僅是我在編選雜志片音樂中的一些浮淺體會和小小的嘗試,也算是我在新聞紀錄電影事業征途中踩出的小小足跡吧!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