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導手記
《眾病之王》:學會接受與面對
陳東

發布時間:2019年07月01日 10:06 | 來源:中央新影集團 | 手機看新聞


 

壓力大的時候,會做一種夢。夢中身在各種高處下不來。有時是在很高很陡峭的巖石上,有時是要走那種懸掛在樓體外的樓梯,還有時是電梯極速下落。自己分析,這可能和上小學時從山上滾下來過有關。可有半年多的時間里,夢的內容是自己得了癌癥。那是從開始做這套片子開始的,我做的是第七集,眾病之王——癌癥。

爺爺就是因為得了癌癥去世的,他走的時候,我還很小。他的容貌我已經不記得了,可是還依稀記得,家里人給他抓蛤蟆,大概是哪里聽來的偏方吧。蛤蟆怎么用了給他吃了么還是用作了它途?也是不記得了。現在,我坐在這里寫這篇導演手記,我才意識到,在爺爺去世的前一年,也就是1978年,科學家才知曉癌癥發生的真正原因。這距離古埃及醫生印和闐在他所著的醫學典籍里,對乳腺癌做最早的記載,已經過去了四千年。

四千年前,印和闐對乳腺癌的治療方法,只寫了簡短的一句話,“沒有治療方法”。今天,乳腺癌癌癥患者的術后5年生存率,大概可以達到達到83.2%。而這種進步,其實都是在近200年間取得的。

在做這個片子之前,我并沒有去真正了解過癌到底是什么。只是知道惡性的腫瘤就是癌。

那么癌到底是什么?癌就是我們身體內,一部分變得異常聰明、頑強、狡猾、邪惡的細胞。

癌就是細胞的無限增殖。正常的細胞,分裂60次左右就凋亡了。可是癌細胞,可以由一個變成兩個,兩個變成無數;它不僅在一個地方發展,還會游走到全身;它的組織越長越大,能在自己的周圍搞出血管,用以瘋狂攫取營養,滿足癌細胞的增殖需要,最后導致宿主死亡。

瘋狂的不死的細胞,這是1951年的發現。

1978年,美國科學家畢曉普和瓦爾莫發現了癌細胞獲得永生能力的秘密,原癌基因的變異(這個解釋起來有點復雜,去看片子吧)。簡單說來,就是我們的基因會隨著細胞的分裂被復制上億次,每次分裂復制都有出錯的可能,就是變異。而其中有200多種基因(原癌基因),一旦在復制過程中發生了變異,那就有了患癌的可能。

曬太陽多了有可能變異,被核輻射了有可能變異,吃了發霉的花生有可能,老喝熱湯有可能,被病毒感染了有可能,你還抽煙喝酒?很不幸,那就具有高度可能。只要細胞還在分裂,就有罹患癌癥的可能。

因為基因的變異和組合不一樣,所以每個人的癌癥都是獨一無二的,醫生只能根據其共性去進行治療,可是它的特異性會讓每個人的治療效果都不一樣。

當然,不是所有的原癌基因的變異都發展成了癌癥,因為我們自身的免疫系統有殺死癌細胞的能力。可能有一些癌細胞,還沒等組織成隊伍,就被消滅了。可是,總是有一些癌細胞,狡猾到會把自己偽裝成正常細胞來逃避免疫系統的攻擊。當醫生對它用藥時,它還會繼續變異讓藥物無效。

這就是,自己要殺死自己,千方百計。在生物演化學界有一種觀點,人類的這種自殺行為,可能就是種族繁衍需要,讓完成了繁衍行為的人類死亡,把生存的空間和資源留給下一代。

所有的多細胞生物體都有患癌的可能,從老鼠、到恐龍。發現了原癌基因的畢曉普先生說,人類在患癌方面和別的動物沒有任何區別,唯一的不同是,我們治療癌癥。

從四千年前的沒有治療方法,到一百多年前醫生拿起手術刀來切除癌變的組織,到今天科學家對基因進行編輯來對抗癌癥,癌癥治療已經有手術治療、放療、化療、靶向治療、激素治療、免疫療法等眾多手段。癌癥的術后五年生存率已經有36%,部分患者可以帶癌長期生存。

盡管這只是很小的勝利,但讓我們有了展望未來的可能。而我和我的同事們,在經歷了無數次推翻重來的修改中,也終于讓這部片子呈現在觀眾面前,讓大家看到這種進步,這也應該算是一個小小的勝利吧。

通過拍攝這個片子,我認識了癌癥。看到了患者、醫生、科學家在研究和對抗這種疾病的過程中所作出的努力,并一起感受了他們在絕望與希望之間的沉浮。由此學會了接受與面對(也許只是我以為),不再做有關癌癥的噩夢,這是我最大的收獲。

謝謝接受我們拍攝的醫護人員和患者,謝謝給予我們建議的專家,謝謝所有踐行的科學工作者,是你們給了我勇氣。謝謝大家。



中央新影集團
官方網站

掃一掃
立即關注

關注新媒體

最新資訊 更多
分享
1 1 1
三分赛车走势图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