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觀察評論:與世界上1/3的人息息相關,
這部紀錄片有滋味,也有情懷
小野路子

發布時間:2019年07月12日 11:08 | 來源:中國紀錄片網? | 手機看新聞


稻米之路映射的,無非是人類探索自然、文明繁衍的進步之路。它像是窺見中國人萬年歷史的萬花筒,有奮斗之艱辛,也有豐收之璀璨。

“寄蜉蝣于天地,渺滄海之一粟。”這是蘇軾在被貶黃州與友人游歷赤壁古戰場時寫下的名句,他形容人是像是蜉蝣一樣寄生在天地之間,渺小得像大海中的一顆谷粒。

一粟一米,是非常渺小的不起眼存在。但事實上看似小小的稻米也有超過萬年的繁衍歷史,也有自己的天地和來處。

7月6日,歷史文化類紀錄片《稻米之路》在中央電視臺紀錄頻道首播、優酷視頻全網獨播。碰巧的是,當天,良渚遺址在第43屆世界遺產委員會上被獲準列入世界遺產名錄——它代表了中國在5000多年前偉大史前稻作文明的成就,印證了長江流域對中國文明起源的杰出貢獻。

史前稻作文明乍聽晦澀又單調,畢竟人類的日常生活已經對稻米這種食物分外熟悉了。但事實上,這種經過千萬年依然延續著的植株,其意義已經遠遠超越了其食物的身份,它的發現栽培與馴化之路所負載的更是人類文明的前進之路。

馴化“稻米”,是人類探索自然的偉大插曲

1993年,全身武裝的探險隊跨過崇山峻嶺,披荊斬棘走到一處幾十米的小山坡旁,沒人想到,這個地方是人類文明一塊不可忽視的高峰。在這里,人類第一次發現數萬年前稻米的種子。《稻米之路》開篇便把人們的思緒拉回到“荒郊野嶺”,綿延萬年的故事隨之娓娓道來。

第一粒稻米是如何被人類發現并食用的?

在遠古時期,人類依托于漁獵資源,生存全仰仗于大自然的饋贈。誰也無法想象數萬年前沼澤旁邊的野草能作為食物乃至后來成為財富信仰象征。

稻米的原始物種特性喜歡雨水充沛濕暖氣候,這樣的生物特質就決定了其無法在北方大規模種植。稻米種植的初期對生態系統的要求條件很高,但是這種食物本身又具有著優良的口感,種植的艱難反而給與了珍貴和稀缺的特質。

賈長有,本是個地道的農民。他的人生都因為發掘了9000年前的完整帶殼稻米而改變了,時隔多年他依然激動。因為賈長有發現的稻米可以稱得上是黃淮流域迄今為止最為飽滿的稻米遺存。這也能夠直接的證明稻米的演化,并非突然的演變而是漸進的改變。

多個考古學專家在描述種植稻米時使用了“馴化”一詞,這個詞語原用于野獸。事實上稻米的種植過程中,野生稻到今天的栽培稻也經過了這樣的一個過程。這是一場數以千年的人類接力,挑選出稻群中顆粒最大的反復種植出最好的植株。在刀耕火種的原始文明時期,“馴化”意味著無法確定的漫長等待。

《稻米之路》結合了實地考察、考古證據和文獻資料的各種數據,娓娓道來人類最主要食物之一的稻米從古至今的傳播,以及與人類社會密切的關聯。

關于稻米在人類社會中的繁衍馴化的歷史,遺跡為我們拼湊出了歷史的痕跡,從野生稻再到栽培稻,物種本身的馴化歷史超過萬年,栽培技術和勞動工具的歷史也有著數千年的歷史。農具發展促進了原始族群的長期安定,風餐露宿的漁獵經濟得以終結。

當然,更多的真相依然淹沒在歷史的洪流中,已經無法考究。

因為過于珍貴與來之不易,對稻米的感情植根在每一個中國人的心里,稻米是《憫農》中“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勞作的艱辛;又是《西江月·夜行黃沙道中》“稻花香里說豐年”對富足的向往……這種向往留存在每個人的心中,金色無垠的稻田可以稱得上是每一個人精神中最滿足的場景,而追尋稻米馴化過程的本身便是一部人類探索自然的不朽篇章。

成長的稻米,是農耕文明繁衍的變奏曲

汾城李安龍用黃土混合麥秸稈做成泥缸蓋,他精心選小米洗凈蒸好再放入透氣性強的陶缸內。缸蓋的制作要沿用古法不僅工藝麻煩,蒸熟的小米要再發酵4個月之久。與許多用高粱釀醋的人截然不同,汾城因為一貫高產的小米一直延續使用小米釀醋的傳統。

時間回溯,我們不禁要問一個問題,如果稻米本身繼續遵循著自然天性,它還會成為世界上三分之一人口的主食嗎?

無論是現代還是遠古,北方地區的主要作物還是以小米等作物為主。稻米天性喜溫暖潮濕,在寒冷北方無法量產,因此無法與北方的原生抗旱小米植物相抗衡。若就此卻步,我們今天的食譜也會截然不同,而事實上因為稻米的稀缺與珍貴反而使人們更加喜愛。因此也直接導致了南北方對于主食的不同選擇,甚至間接的影響了南北方的生活習慣和文化風俗。

《稻米之路》展現出其獨特的學術嚴謹性和辯證思維,真實的史料加上動人的故事,給觀眾描繪出了在上萬年自然環境的極致變化中,稻米被中國文化馴化的奇妙之旅,很好地詮釋了食物的變遷,以及背后人的精神文化的變遷。

透過這部紀錄片的獨特視角,我們能夠看到,稻米的繁衍之路與中國的歷史息息相關。歷史上多次的政治中心南移,使得北方的勞動力和耕作技術得以轉向南方,也導致了南方的經濟發達程度高于北方的結果。

年過六旬的老人們激情澎湃的唱著華陰老腔,這種藝術世代相傳,已逾千年。老腔風格活潑富有生命力,有人稱老腔是祭祀使用的,而考古學家則認為華陰老腔改編于船工號子。

這些合理的推斷在《稻米之路》中的精彩呈現,進一步勾勒出中國人與稻米的特殊關系。而這種“命中注定”的不期而遇,也最終構成中國人命運中的骨氣與血性,乃至形成最終的審美。

事實上人類的介入已經完全改變了稻米的地域限制。封建社會時期發達的漕運,更是將南方稻米輸送至北方進一步促進了社會文明的發達。在政權更迭較快的古代,流轉的人口也將喜愛稻米的飲食基因擴散至全國。因此可以說,“稻米之路”與中國發展的命運總是息息相關的。

植物的馴化總是與人類社會的進程相伴相生的。如同《稻米之路》中所講的“農業社會之后,農業作物的生存都是由人類決定的”。無論是對稻米的培育再到對稻米的運輸,種種痕跡都直接表明了植物接受著人類的影響。

食物供給給人類能量,也在不同程度塑造著人。而以稻米為主食的稻作文明更一步步的影響了東亞乃至世界。

從目前已經播出的兩集內容來看,《稻米之路》絕非簡單的植物學內容,其內容不僅覆蓋了商業、民族、信仰、古代政治范疇,它更是講述了一個關于生命的話題。稻米的種子發源于中國,接著橫跨大海到了日本,除了南極和北極,已經遍布了每一片適合生長的地盤。

穿越亞歐大陸,稻米給予了地球半數以上的人口生存能量。它促進了多種文化的產生和民族間的融合。一碗米飯不僅僅是可以補充能量的食物,它更是一條由遠古延伸而來的路。《稻米之路》用一幀幀精致的畫面,和一個個質樸的故事描摹出一條清晰可見的“路”——當我們與萬年前史前人類的足跡相遇,人類就是這樣一步步馴化植物、建立城邦、振興科技,直到成為現在的我們。

 


中央新影集團
官方網站

掃一掃
立即關注

關注新媒體

最新資訊 更多
分享
1 1 1
三分赛车走势图查询 上海时时投注 快乐10分云南 澳门五分彩五星定位胆中奖规则 11选5每期必中 11选5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时间 河北省快三走势图 pk10计划软件免费520 手机捕鱼的名片 历史大乐透开奖总汇 hao123彩票手机版 福彩快三的跨度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