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米之路》導演手記——孫超

發布時間:2019年07月12日 11:11 | 來源:中國紀錄片網 | 手機看新聞


日本,看似故事非常豐富,但執行起來卻沒那么簡單。我們在日本的聯絡人全萬石先生有著20多年的電視制作經驗,聽說我要拍相撲和阿依努人,他這樣回復我:日本媒體曾列過一個“最難拍到的十大人群”排行榜,相撲和阿依努人都位列其中,現在《稻米之路》一部片子就要拍兩個“最難拍榜”榜上有名的群體,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潑完冷水”后,全萬石先生就開始為我們的拍攝想盡辦法。壞消息一個接一個的到來:“荒汐部屋”剛拒絕了日本多家當地媒體的采訪請求;阿依努人因為有特殊的顧慮直接拒絕了拍攝請求……

之所以要覆蓋這兩個故事,關鍵問題是,相撲是日本“國技”,在日本的地位極其重要,是因為相撲源于占卜水稻收成、供奉神明的一種神圣的農耕祈愿儀式。

而阿依努人,他們是日本最早的居民,作為漁獵民族曾廣泛分布于日本列島。但正是由于稻種的傳入,改變了這些原住民的生活。水稻為今天我們所看到的日本民族與國家的發展提供了最初的經濟基礎,水稻的傳入促使列島的文明景觀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最初進《稻米之路》導演組時,我對日本米的印象還只停留在“好吃”的層面,顛覆我認知的是大貫惠美子所著的《作為自我的稻米:日本人穿越時間的身份認同》一書。日本食品的總體自給率只有39%,但是大米的自給率卻長期維持在98%。稻米——這一并非產自其本土,而是來源于中國、看似最平凡無奇的食物,究竟為何能在日本人心中占據不可撼動的地位?絕不僅僅是出于“好吃”這么簡單。稻米對于日本,早已超越了單純的食物范疇。

在開機半年前,我開始一邊做調研,一邊學習日語。跨國尋找故事并不簡單,除了大量閱讀書籍、通過各種渠道搜集資料以外,鹿兒島國際大學的康上賢淑教授日本“TOP SCENE”國際部的全萬石部長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的秦嶺教授日本金澤大學的小柳美樹教授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日本語言文化系的丁莉教授、王京教授以及我的日語老師臧京堯先生等等許多老師和摯友都為這次跨國拍攝提供了大力支持。經過幾個月的努力,我們最終整理出了一部囊括各種“稻米故事”的超過三萬字的劇本大綱。

話說回來,經過全先生多次親自拜訪“荒汐部屋”、堅持不懈地當面溝通,我們才取得了這次寶貴的拍攝機會,甚至拍攝到我們的主人公,來自中國的頂級相撲選手蒼國來。而片中最終呈現出來的阿依努人的故事,要感謝東京農業大學北海道分校的范為仁教授,是他最終促成了這次機會。阿依努人慎介是典型的漁獵民族的兒子,腰間總是別著一把刀,他說只要一把刀,他可以在森林里活上一個月。

日本的拍攝對象對自己所做的事情都有著近乎極致的精益求精,他們要不就不接受拍攝,要參與拍攝就一定要在片中有最完美的呈現。和果子的故事、茶道的故事、米店兄弟的故事,還有因為篇幅的限制,最終沒有完整呈現出來的“煮飯仙人”、“辦公室農場”和“便當”的故事,每一段拍攝能取得主人公的信任,都是幾經周折,非常不易。

記得兩年前的春天,阿依努人的故鄉還飄著雪,那是我們日本之行的第一站。我和攝影師婁偉,從日本最北部的海面結著冰的北海道標津町,途徑東京、大阪、京都、佐賀一直到最南端落著細雨的鹿兒島,每一站都有來自中國、日本兩國老師和好朋友們的共同幫助,我們有幸記錄了這么多有趣的、值得分享的“米的故事”,這是值得稱之為“人生經歷”的寶貴回憶。

 


中央新影集團
官方網站

掃一掃
立即關注

關注新媒體

最新資訊 更多
分享
1 1 1
三分赛车走势图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