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箏·風箏》| 一段老照片背后的找尋,
揭開了塵封60年的回憶……
張譯元

發布時間:2019年11月21日 11:02 | 來源:CCTV文化十分 | 手機看新聞


 

這是一張60年前的老照片:周總理抱著一個滿臉笑容的外國小女孩。
       當導演辛少英看見這張照片時,她感到非常驚訝!
       小女孩是60年前的老電影《風箏》中的小演員。《風箏》是新中國第一部中外合拍電影,也是新中國第一部彩色兒童故事片,在當時的中法兩國都引起了極大轟動。
       辛少英關注這部電影很多年了,但她從來沒有見過這張照片。直覺告訴她,這里面一定有著一段感人的故事,她要挖掘出這段塵封的歷史。她一定要找到這個小女孩!
       而今,辛少英和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集團)的許峰聯合執導的紀錄片《風箏·風箏》在法國上映了,它通過影片中幾位小演員60年后的重逢,講述了當年《風箏》拍攝時臺前幕后的故事。
       已年近古稀的演員在法國相聚,在曾經放風箏的北京天壇相聚,淚流滿面……

尋找尼可兒

60年過去了,導演辛少英為拍攝紀錄片《風箏·風箏》在茫茫人海中尋找電影中的法國小姑娘尼可兒——老照片中周總理抱著的小女孩。現在的她已經將近70歲了。
    要怎么找?去哪里找?
    辛少英團隊在法國各大網站留言,都沒有回音。
    眼看希望變得渺茫,辛少英抓住了另一個契機:在法國TV5播出的中法建交紀念節目中發布一個尋人啟事。

紀錄片《風箏·風箏》總導演 辛少英

這個時候,我和法國TV5一起在籌備一臺紀念中法建交55周年的節目,一個大的晚會《舞·詩·武》,諧音五十五。這是一臺薈萃了中法舞蹈、詩歌、武術的大型晚會。
        我把這個周總理抱著小女孩的照片也放上去了。我跟法國主持人說,能否幫忙發一個尋人啟事,看看能不能通過法國TV5的全球播出找到這個小女孩。

電影《風箏》中的小女孩尼可兒

電影《風箏》中的小女孩尼可兒

讓辛導意外又興奮的是,在尋人啟示播出的第二天,這個小女孩就有了消息。她在導演團隊發布的網站留言下簡短地回復了一句:“我就是你們要找的女孩,我結婚了,我也有自己的女兒了。”

辛導通過這點滴信息不斷地與她聯絡,終于見到了當年尼可兒的扮演者西爾維婭娜拍攝團隊退掉了大年三十回國的機票,趕到西爾維婭娜家中進行拍攝

西爾維婭娜說,自己當時并沒有看電視節目,但是有無數朋友給她打電話,告訴她“中國在找你”“法國TV5在找你”……
    60年了,她再也沒有跟任何人說起曾經拍電影的事,而這跨越60年的尋找卻喚醒了她童年的美好記憶。
    拍攝團隊在西爾維婭娜家中看到了她珍藏的海報、照片、法語版《風箏》影片。她把影片放給拍攝團隊看,自己看著看著就哭了。

1958年版《風箏》尼可兒的飾演者西爾維婭娜

1958年版《風箏》尼可兒的飾演者西爾維婭娜

一切還要回溯到60年前上映的那部電影《風箏》。
    一只風箏在晴朗的天空飛過,飛過印度、飛過埃及,飛到了法國巴黎,最后落在一棵大樹上。
    比埃羅,一個臉上帶有雀斑的小男孩,和他的妹妹尼可兒以及幾個小伙伴在巴黎的屋頂上看到了這只可愛的風箏。
    當孩子們拿到風箏,發現這是一只孫悟空形象的風箏,上面還附有一封信:

我把這封信交給了風箏

我把這只風箏交給了風

它吹著小鳥的翅膀

它吹動了綠竹與風棚

今天

這股中國的風吹拂著我

明天

它也許會去找另一個兒童

我并不知道他是誰

只要他撿到了這只風箏

他一定會露出了笑容

在電影《風箏》里,法國兒童撿到的那只孫悟空風箏和那封信都來自中國,來自一個叫宋小青的北京孩子。
    在導演辛少英帶著一組拍攝團隊在法國尋找小女孩尼可兒的同時,制片人辛少毅也帶著另一組拍攝團隊尋找中國兒童宋小青。
    兩人分別在法國和中國尋找最真實動人的故事,想要喚起那段塵封的記憶。

1958年版《風箏》海報

1958年版《風箏》海報

紀錄片《風箏·風箏》總制片人 辛少毅:

我在國內通過北京市西城區公安分局西長安街派出所來尋找當年宋小青的扮演者劉祥生。通過我們的不懈努力,終于找到了。

跨越時空的重聚

60年過去了,在2019年“光影流年——中法友好故事會”活動中,西爾維婭娜說:“我想在這個場合,尋找我60年前的中國朋友。”
    “我仍然記得熱情友好的中國人民,仍然記得當時和我拍攝電影的小演員們。記得有一個小朋友,每次我累的時候,他都會把我背在身上。記得有一個會說法語的小姑娘,總是陪在我身邊,幫我做翻譯……我很想見到他們,因為已經60年了,我非常思念他們。”
    經常背尼可兒的小哥哥就是宋小青的扮演者劉祥生。

尼可兒的飾演者西爾維婭娜與宋小青飾演者劉祥生再聚首

尼可兒的飾演者西爾維婭娜與宋小青飾演者劉祥生再聚首

在活動現場,一段尋找宋小青的《風箏》片段播出,坐在臺下劉祥生激動不已,幾度落淚。
    1958年的電影《風箏》,講述的也是一段“尋找宋小青”的故事。
    法國小男孩比埃羅打算給宋小青回信,希望能和他成為朋友。當他對著風箏請求幫助時,突然,孫悟空活了,還走出了風箏。孫悟空答應帶著比埃羅和尼可兒一起到中國找宋小青。
    在孫悟空“法術”的幫助下,比埃羅終于在北海公園里找到了一些中國小朋友,其中還有一個會講法語。

在中國小朋友的熱情幫助下,他們找到了在天壇放風箏的宋小青。

電影《風箏》海報

電影《風箏》海報

60年的歲月滄桑,當年劇中的小朋友們早已長大,在如今的西爾維婭娜身上,似乎很難找到當年小女孩的影子,但她說“我的心沒有變”。
長大后的劉祥生也曾想過尋找當年的小伙伴,但是他不知道怎么找。于是,他去了一趟法國,感受了法國文化。他覺得法國文化和中國文化都是非常偉大的文化。

這些小演員后來都沒有走上影視道路,他們各自都走上了別的工作崗位,但是這部電影以及中法友誼成為他們人生中不能忘卻的記憶。

影片中小主角們一起放風箏

影片中小主角們一起放風箏

60年后,2019年北京電影節,西爾維婭娜再次來到了北京。她和劉祥生一起,再次去了天壇,他們曾經一起放風箏的地方……

遺憾的是,《風箏》中的法國小男孩比埃羅的扮演者至今沒有找到。拍攝紀錄片期間,辛導曾在巴黎找到了一名與法國小男孩同名同姓的游泳教練,但教練卻說不是他。

從電影《風箏》到紀錄片《風箏·風箏》

辛少英曾在法國留學,當她得知很多法國人至今都還記得這部講述中法情誼的老電影時,頓時產生了濃厚的創作熱情。

紀錄片《風箏·風箏》總導演 辛少英:

我們想到就用《風箏·風箏》兩個風箏來命名,為什么呢?在古代的時候,風箏就有傳遞信息的功能。我想,第一個風箏是中法合拍的第一部故事片,60年前的風箏。第二個風箏是我們要尋找當年影片中的人和事,在向老電影致敬的同時,用我們的風箏傳遞一種友情。

紀錄片《風箏·風箏》總導演辛少英

紀錄片《風箏·風箏》總導演辛少英

在創作團隊的不斷追尋中,當年臺前幕后的故事逐漸明晰起來。

新中國成立初期,周總理曾提議京劇外交。
    1951年和1955年,京劇武丑名家張春華兩度到歐洲巡回演出,《三岔口》《猴戲》在法國引起轟動,當年法國最著名的演員錢拉·菲利普甚至主動上臺為他們報幕。

著名京劇演員張春華

著名京劇演員張春華

電影《風箏》的法方導演羅吉·比果正是當年的觀眾之一。他看到《猴戲》后非常激動,萌生了一個想法:要以這個孫悟空為形象,導演一部中法合拍電影。
    羅吉·比果輾轉把這個消息傳遞到了中國。周總理知道了,非常支持,說一定要拍好這部影片。
    最后,會說法語的導演王家乙被定為中方導演。

電影《風箏》導演王家乙

電影《風箏》導演王家乙

紀錄片《風箏·風箏》總導演 辛少英:

我們最開始找到了王家乙的女兒王曉蓮,因為王家乙是中方導演。王家乙先生已經去世了,我們找到他女兒王曉蓮。
       電影《風箏》導演王家乙女兒王曉蓮:

凡是中國的戲,大概有三分之二,是我爸來寫的。中國的戲都是我爸執導的。法國那邊的戲和景,都是由法國導演羅吉·比果來導。

電影《風箏》法方導演羅吉·比果

電影《風箏》法方導演羅吉·比果

《風箏》中那個臉上帶有雀斑的法國小男孩,正是羅吉·比果通過電臺廣播選出的小演員。“他在電臺說我們需要找10歲的,臉上有雀斑的小男孩。等到他出來的時候,門口已經聚集了100多個小男孩,都是10歲,臉上有雀斑。他就在那兒找到了比埃羅,就是電影《風箏》中的小男孩。”辛少英說。

在羅吉·比果的堅持下,張春華也在電影《風箏》中扮演了助人為樂的孫悟空。在拍攝時,周總理還曾設晚宴邀請劇組全體成員參加。

影片的主題是尋找友誼,探求各國兒童之間、各民族文化之間的溝通和理解。在當時的冷戰時期,這部電影充滿了溫情。

紀錄片《風箏·風箏》總導演 辛少英:
看到了中法演員重逢,每個人都激動流淚,我這才更加深刻地意識到,《風箏》所釋放的是一種信息,是中法兩國人民追求和平友好的信息,我才認識到新中國第一代領導人的偉大,他們用文化打破了西方對我們的封鎖。電影《風箏》上映5年后,法國成為了第一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的西方大國。

電影《風箏》拍攝現場

電影《風箏》拍攝現場

據了解,《風箏》已持續30多年進入法國學校。一代又一代法國人,正是通過看這部電影,愛上了中國文化,希望了解中國、來到中國,希望和中國進行文化交流。

中法友誼地久天長

在紀錄片拍攝初期,辛少英導演也充滿了顧慮和擔憂。

畢竟60年已經過去了,當年拍攝電影《風箏》的很多主創人員都去世了,當年的小演員們已經六七十歲了,拍攝團隊不知道還能否找到他們。

“最開始做這個片子的時候,兩條線并行。第一條線是尋找當年的小演員和主創人員,第二條線就是尋找中法友好故事。當時甚至想到了,如果沒有找到當年的小演員,我們就用這個第二條線。”辛少英說。

她確信,即使找不到當年的主創人員和演員,也一定能找到許多中法友好故事。的確,中法友好故事太多太多,鏡頭蓋一旦打開,就很難再合上……

紀錄片《風箏·風箏》總導演 辛少英:

風箏為什么能夠瀟灑地翱翔在天空?因為風箏線有序地牽引。那么誰是牽引風箏線的人呢?是中法兩國人民。

紀錄片《風箏·風箏》結尾的畫作

紀錄片《風箏·風箏》結尾的畫作

紀錄片《風箏·風箏》的結尾,也很明顯地表現了中法友誼天長地久:一幅中國畫,一邊是象征中國的天壇,一邊是象征法國的埃菲爾鐵塔,中間有小朋友在放風箏。
    書畫家都本基先生,在上小學時也看過電影《風箏》。幾十年過去了,具體情節已經不記得了,但這次受邀給紀錄片書寫片名創作結尾,又勾起了他對當年的回憶。
    他還記得,當時整個學校包場看電影,電影里有好多和他一樣大的小朋友,有中國的、也有法國的,他們之間的友誼是多么純真!

紀錄片《風箏·風箏》

紀錄片《風箏·風箏》

在給紀錄片題寫片頭時,都本基想著怎樣才能把中法文化的源遠流長體現出來?

書畫家 都本基:

兩個風,兩個箏,在書法藝術當中,最忌諱相同的字。相同的字出現在一篇作品當中,絕不能重復。所以,兩個“風”不一樣,兩個“箏”也不一樣。
        從另一個意義上講,中國和法國,盡管有諸多方面的合作和友好交流,但畢竟文化是有差異的。也許一個風箏代表中國,一個代表法國。在二度創作時,也需要進行一些區分。

 配音人 奧利佛

配音人 奧利佛

辛少英導演還找來了她的好朋友、知名主持人奧利佛為紀錄片《風箏·風箏》擔任法語配音。

奧利佛小時候也看過電影《風箏》,這只風箏讓當年的他有了一個去中國的夢想。“我很愛中國。在60年代我就看過《風箏》這部電影,從那時候起,我的夢想就是來到中國。多年后,我如愿以償,我是《城市之間》欄目的主持人,已經與中央電視臺合作了20多年。”

如今,奧利佛的兒子也受到父親的感染,愛上了中國文化,說起了中文,學起了太極拳。

奧利佛之子:

若有電影《風箏》的續集要拍的話,也請給我一個角色,我很想參與,讓我和中國的小朋友們一起延續這份友誼。

奧利佛之子

奧利佛之子

當年,中法合拍電影《風箏》中的美好寄托,促成了中法兩國的文化交融和民眾情誼。
如今,紀錄片《風箏·風箏》續寫了越來越多中法民眾之間的友好交往故事。
    愿中法友誼地久天長!

左起:制片人辛少毅、書畫家都本基、導演辛少英

左起:制片人辛少毅、書畫家都本基、導演辛少英

 

中央新影集團
官方網站

掃一掃
立即關注

關注新媒體

最新資訊 更多
分享
1 1 1
三分赛车走势图查询 吉林快三玩法规则介绍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北京pk10走势图杀号技巧 手机麻将外挂软件 能赚钱到QQ 海王捕鱼打什么获得海王巨奖 内蒙古体彩时时彩开奖结果 神界3赚钱 一肖一码中特吗 时时彩开奖结果 吉林快3下载安卓版 四川时时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