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物和故事激活歷史,與他們“在影像里重逢” ——專訪總導演張力
劉白

發布時間:2019年11月26日 11:31 | 來源:廣電時評 | 手機看新聞


透過珍貴的影像鏈接過往歲月,《在影像里重逢》圍繞“大主題,小故事”的創作邏輯,在黑白與彩色的交匯中實現現實與歷史的對話。

穿越過北京城,走過蜿蜒的公路,隱藏于山間的一座膠片庫中沉睡著七十年乃至更長的歷史。而在這間裝滿歷史的庫房里,近百部老膠片和舊影像成了一部新紀錄片的“食材”。

在經過紀錄片創作者的重新篩選和烹飪之后,這些舊影像中的歷史畫面、人物和故事又以嶄新的面貌躍然于世人眼前。

2019年10月21日至25日,由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出品,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集團)承制的五集紀錄片《在影像里重逢》在央視紀錄頻道首播。作為央視紀錄頻道改版后“特別呈現”版塊推出的第一部大型紀錄片,《在影像里重逢》用新的思維和視角,透過珍貴的影像開啟與過往歲月的重逢,播出后引起了廣泛關注和共鳴。

“每到重大歷史節點之時,這些平時幾乎被遺忘的影像資料都會成為主角。”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集團)總編室主任,《在影像里重逢》總撰稿、總導演張力在接受廣電時評ID:GDSP360)記者專訪時提到,歷史文獻紀錄片創作對于新影集團來說已駕輕就熟,但要在不到3個月的制作周期中拍一部主題意義重大、形態新穎的文獻片,同時還要拍得生動好看,有創新,把影像資料用精、用活,卻是一個不小的挑戰。“按照正常的創作規律,5集、每集50分鐘體量的紀錄片需要一年的時間才能拍攝完成。”

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集團)總編室主任,《在影像里重逢》總撰稿、總導演 張力

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集團)總編室主任,《在影像里重逢》總撰稿、總導演 張力

在時間短、要求高的情況下,如何有效且高質量完成一部主旋律電視紀錄片?“我們必須要‘搶’時間。”這種緊張的節奏貫穿了整個創作過程。而在完成大部分制作任務的同時,這個紀錄片團隊也在三個月時間里實現了一次次新的探索和“重逢”。

“跑”出來的故事

作為一部以老膠片、老影像為基礎的文獻片,《在影像里重逢》的創作需要大量的影像素材。張力提到,中央新影集團的影視資料部和中央廣播電視總臺資料館為該片創作提供了基礎“素材庫”。然而,如何把那些珍貴的影像羅列在一部大型紀錄片中,在宏大主題下如何選取素材,選取哪些內容,要講什么,由誰來講……一系列問題也接踵而至。

“我們首先放棄了宏大敘事,將創作目標鎖定在‘民生’上。”基于這一核心落點,通過追夢、酬勤、拼搏、求索、造福五個關鍵詞,創作團隊首先篩選出近四十部老紀錄電影和近年拍攝的優秀電視紀錄片,其中既有社會發展的代表性,又有真實感人的故事。

除了要在大量文獻影像中篩選出符合主題的素材,更考驗團隊的創作難點還在于如何在已有內容中挖掘出有趣而有價值的故事。“‘講故事’是紀錄片創作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從選故事到搭建故事結構,再到講好一個故事,關鍵在于抓好其中的‘人’和選取的片子是不是能把最生動的故事講出來。”張力認為,解決了這兩個基本要素,才能再去探討故事到底怎么講的問題。

單純靠舊影像和歷史事件去講述已有的故事,難免會令觀眾視覺疲勞。“歷史影像資料不是簡單堆砌,而是在現場調研和分析的基礎上進行重新解讀,讓老資料出新意。”在張力看來,所有的過往都是今天的起點。秉承這樣的理念,《在影像里重逢》的創作核心就集中到對歷史影像的重新解讀上。

如何重新解讀和創新?經過反復討論,團隊最終決定從與影像相關的“人”著手,通過“尋訪”把他們與影像之間的故事拍攝出來。

“搜索”影像資料的同時,五個攝制組幾乎同步行動起來,緊鑼密鼓的“尋訪”也開始了。

片中,陳偉鴻、秦方、王玲玲三位“重訪人”的設定打破了傳統紀錄片中主持人/串講人的定位。從去到膠片庫“跑”膠片,到電影放映間觀看影像,再到尋訪的街頭巷尾,重訪人帶領觀眾在一個個不同的年代和場景間穿梭,串聯與貫穿整個內容,把更多歷史和故事拉到了觀眾眼前。

 

透過影像與歷史“對話”

1949年的紀錄片《新中國誕生》為引,《在影像里重逢》透過《解放了的中國》《偉大的土地革命》《說鳳陽》《第一輛汽車》《莫讓年華付水流》《筑夢路上》等三十余部紀錄片片段,呈現了七十年來一個個小人物為了夢想而奮斗的故事。跟隨影像追憶歷史,在黑白與彩色的交匯中實現現實與歷史的對話,透過尋訪人的解讀、嘉賓的講述與故事,過往的歲月撲面而來。

“重逢”是《在影像里重逢》的關鍵詞,即當下與歷史的深度“對話”與交融。如何實現“重逢”?

張力介紹,立足當下,從不同視角重新解讀歷史影像,《在影像里重逢》中既包含當代人對過往的追尋,也有歷史影像人物的再尋訪。在“重訪人”的串聯下,不同時期影像故事也有機地連接起來,讓觀眾得以在歷史與現實的對比與呼應中感受新中國70年的變化與發展。而一次次“重逢”中,也飽含著眾多與祖國共命運的人生經歷和心路歷程。

在梳理七十年來普通中國人的生活軌跡和奮斗歷程的同時,《在影像里重逢》透過一個個鮮活的人物呈現了眾多生動的時空對話故事。如《追夢》一集中,《莫讓年華付水流》中的主角邵丹已經從熱愛音樂的年輕姑娘變成了中央音樂學院教授,面對鏡頭,她講述著自己一路走來的新故事;而當年該片的導演陳光忠、錄音師杜守印、燈光師梁雙月也從幕后走到前臺,講述當年拍攝緣由和趣聞。

從阮荷珍成為新中國第一批14名女飛行員之一到“婦女能頂半邊天”之后新時代女性發自內心的覺醒;從中國女排獲得第一個世界杯冠軍到今年國慶前夕獲得第五個世界杯之冠;從1956年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拍攝的一臺“全明星”陣容聯歡會到如今走過36年的春晚……鏡頭在銀幕前后、歷史與現實之間轉換跳躍,穿越影像,新的故事也在層層遞進中不斷生發而出。

在展示老資料之余,尋訪與解讀的拍攝方式大大增加了創作難度。張力提到,“原本以為踏破鐵鞋難以尋覓的故人往事,居然紛紛涌現出來,其中也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故事。”如《在影像里重逢》首集以“追夢”開篇,圍繞新中國成立之初的夢想展開。這也意味著攝制組采訪的嘉賓大多數在70歲以上,甚至有一些故事主角已是90歲以上高齡的老人。類似的情況給前期尋訪帶來很大的困難,但眾多意外和巧合也成為節目的亮點。

“世間最好的相遇,就是久別重逢。”如首集《追夢》導演許蕊所說,當這些新中國同齡人和見證者們將年輕時歷經磨難和勇敢追夢的故事娓娓道來,當一位位飽經滄桑的老人與自己的舊日影像重逢,隔著幾十年的光陰對望,這樣的情景,除了熱淚盈眶,更充滿力量。

“重逢”中激活影像的新價值

1949年至今,新中國走過了七十年的光輝歲月,每一段歷程的生動影像都成為最珍貴的檔案:開國大典上人民當家作主的笑臉,第一輛國產汽車下線時老司機們的喜悅,林縣人民歷時十年開鑿人工天河紅旗渠的拼搏,女排奪冠時的舉國歡騰……從老影像里挖掘歷史,連接現實,實現時空對話,這些珍貴的紀實影像成為《在影像里重逢》的創意來源與核心內容。

張力介紹,《在影像里重逢》中的尋訪對象不僅有來自老膠片、老影像中的人物和故事,也有當年這些影像的拍攝者——中國紀錄片人用攝影機記錄著新中國70年變化與發展足跡。

將歷史影像與現實尋訪相結合,該片不僅揭秘了眾多老紀錄片的幕后故事,也勾起了眾多追夢的美好回憶。

把安徽小崗村的“包產到戶”拍到紀錄片中,劉效禮創作出的《說鳳陽》為歷史留下珍貴的影像。第一個把改革開放后普通年輕人的豆蔻年華拍成紀錄片的陳光忠,用一部《莫讓年華付水流》展現出一代青年努力奮斗的新風貌,也讓許多青年人振作精神,重拾夢想。而當年還是復旦大學學生的潘星因為觀看《莫讓年華付水流》受到感染,走上紀錄片之路,成為陳光忠的同事。一代代紀錄片人用青春、夢想和激情,把這些“重逢”定格在光影中。他們記錄著歷史,更參與著歷史。

在中國電視藝術家協會電視紀錄片學術委員會榮譽會長、紀錄片《說鳳陽》導演劉效禮看來,《在影像里重逢》是一部很有味道,很有意義的片子,“這個片子既是一部共和國的奮斗發展史,也是紀錄片人的一種奮斗的體現”。

如今,紀錄片人依然用鏡頭和影像記錄著當下社會現象以及人們的精神狀態和精神面貌。而作為有著悠久歷史和光榮傳統的紀錄片生產的國家隊、主力軍,中央新影集團在重要時間節點、重大主題主線宣傳中也從未缺席。

張力提到,在宏大主題之下,中央新影集團近年來也在力求做更多小切口、小視角,關注民生、關注基層、關注普通人的內容,即“大主題,小故事”的創作模式。《在影像里重逢》便是創新主旋律題材形式和表達的一次新嘗試。“讓主旋律的內容更好看、更有特性、更符合當下紀錄片的發展趨勢。在宏大主題內核表達下,我們也要看到,真正能夠感動觀眾的都是這些具象、微小的故事。”

據介紹,未來,圍繞“大主題,小故事”的邏輯,包括《承諾》《留法百年》《數字時代》等十余部重大題材作品和選題已在中央新影集團的謀劃和布局之中。張力認為,“當下紀錄片創作的一個模式就是‘案例化’,一定要用豐富的故事、案例、人物、事件來解構片子,不要單純去‘宣傳’大主題和喊口號,‘講好故事’才是關鍵和核心。”


中央新影集團
官方網站

掃一掃
立即關注

關注新媒體

最新資訊 更多
分享
1 1 1
三分赛车走势图查询 360大乐透走势图100期最近 在福清当骑手赚钱吗 qq游戏河北麻将下载 光线传媒股票 北京快三推荐和预测 脉动棋牌官网手机版 重庆重庆时时开奖结果 在qq里咋赚钱 凡乐湖北麻将安卓版 内蒙古十一选五平台注册 幸运飞艇走势图表 天天捕鱼正版